logo

在严格区分「心理治疗」和「心理咨询」后,目前国内临床与咨询从业人员的定位到底是什么?

2017-02-22 18:32:45来源:知乎精选

话题: ,,
载入中...

【贺梓的回答(16票)】:

本科临床,因此在《新精神卫生法》出台后,知道我本科背景的朋友都会问一句“后悔么?”

实话说,确实后悔过,毕竟本科五年是实打实读出来的,也有许多同学一路走精神科的路留在了精神病院。但是回想初衷,我当初是因为见了太多精神科医生赖以生存的技能只是开药,而非心理咨询,才放弃了这条路。我选择临床心理学是为了了解人的心理,我对职业的定位是运用心理咨询技术进行工作,因此处方权对我而言倒成了鸡肋,放弃也不可惜。只是不知道,多年以后会出台这样一个法律,让我做心理咨询的时候都冒着可能触犯精神卫生法的风险。

现在的职业定位:心理咨询师,不做临床诊断

目前的工作对象:大多数都是不构成诊断的来访,人际问题和发展性问题为主;少量曾经被诊断过抑郁、焦虑、双相并在康复期的来访

未来发展:想继续读一个PHD,拓展咨询的视野,目前对家庭与婚姻治疗比较感兴趣,可能会往这个方向走

吐槽:题目中的严格区分“心理咨询”与“心理治疗”,老实说这个“严格”来的有点难。刚出台新法的时候,我们督导曾经开玩笑的说过,对我们几乎没有影响,只是在记录的时候不要写治疗两个字,改成咨询就可以了。不得不说目前大多数二三线城市的精神科还是开药为主,无法满足许多来访想要解决深层次问题的需求。

近几年来有一个好的变化,越来越多的精神科医生开始学习心理咨询技术,其中不乏一些精神科“老专家”,越来越多的精神科开始吸纳心理学背景的人才。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们学医的时候课本上就已经写的是生物-心理-社会的医学模式,目前来看,依然任重而道远。

【雨夏的回答(15票)】:

1.我同意心理咨询师不能做心理治疗。

心理咨询师的训练要求中没有精神病学、精神病理学、诊断学、精神药物学。说白了,心理咨询师根本没有能力对个案做诊断,也就不用谈“治疗”精神疾病了。

而且,心理咨询师的职业目标从来就不是治疗疾病。心理咨询师的职业目标应该是助人自助,同时同理、陪伴个案,帮助个案更了解自己,完善人格。从这个角度讲,心理咨询师也根本不需要诊断权,因为从心理咨询师的职业立场来说,是不应该将个案分类贴标签的。所以我觉得,心理咨询师只要能够判断是否需要转介精神科就可以了。

2.发作期的重性精神障碍患者根本不适合做心理咨询。

发作期的重性精神障碍患者通常根本不会听别人讲话,他们自己讲话别人也可能完全听不懂。发作期的病人是完全混乱的,心理咨询根本无法进行。

3.但精神障碍患者,哪怕是重性精神障碍患者,是需要心理咨询的,而且很有可能非常需要!

疾病导致的失功能、污名化带来的自卑、因为疾病众叛亲离带来的伤痛……这一切,都让精神障碍患者非常需要心理咨询的帮助!

并且我在精神科专科医院的实习经验让我确定,稳定期的病人是可以谈的,哪怕是一直可以听见幻听的精神分裂患者,在有自知力和现实感的稳定期时,是可以进行心理咨询的会谈的。并且,心理咨询也的确会给他们带来一些益处:包括宣泄情绪、处理自卑、完善人格、处理与他人关系模式等,与健康人做心理咨询会谈可以得到的益处一样。

4.我觉得心理咨询师最重要的,其一是明确自己的能力:无法治疗精神疾病;其二是明确自己的目标:解决情绪问题、同理陪伴、帮助个案自我探索、完善人格、助人自助等可以有很多目标,但是唯独没有“治疗精神疾病”的目标。

所以,如果重性精神障碍患者正在发作期,不能与他们做心理咨询。那和别的有精神科诊断的患者做心理咨询,我觉得与和癌症啊HIV带源啊这类有生理疾病诊断的个案做心理咨询,心态应该是一样的:我治不了病,但我可以解决一些疾病带给你的心理困扰。这一点也需要和个案做澄清。

更甚,其实我觉得面对带精神科诊断的个案,心态上应该和面对健康的个案一样,毕竟根据我经验,他们谈的最多的,也都是与父母关系、人际关系、友情爱情、自我价值这一类健康人也在谈的话题。

不过,如果设置了心理治疗师,理论上以上心理咨询师能做的,他们应该也都能做,并且还会多一些诊断权或处方权,那么肯定会挤压这部分心理咨询师的工作空间就是了。

出于逻辑严谨的PS1:上文语境中的心理咨询不包括CBT或ACT等行为/认知行为疗法。这些方法对强迫症有疗效是已经验证了的,当然一般研究还是认为结合药物治疗效果更好。说起来我一直觉得CBT应该算作一种训练疗法,将它算在心理咨询里实在太委屈它了。

出于逻辑严谨的PS2:上文语境中的精神疾病指的是DSM-IV中第一轴诊断的那些临床疾患。相反,第二轴里面的人格疾患,我认为吃药是无解的,治标不治本。我认为只有长期的心理咨询,是唯一能够治疗人格障碍的,虽然可能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不过人格障碍毕竟和传统意义上的病理性疾病不太一样,所以说治疗好像也怪怪的,那就改成“唯一能改善人格障碍的”吧。

【赵子龙的回答(3票)】:

我不知道这个法律是什么内容,也对上面一楼表示同情。但是同时替我们医学行业从事精神卫生方向得同行们吐槽一下:如果随便哪一个心理学专业人士就可以干我们精神医学事业,那么要医学院精神卫生专业干嘛,精卫的四年苦读六十本专业课程干嘛去,精卫同临床其它专业是一样的,解剖、内科、外科、生理都是一样学习的。这样看来,两个专业区别还是有的。

【宁静的回答(28票)】:

我是来摔砖头的,看到评论区某位的作答,这也许是很多人对精神心理的看法。有无处方权成了两者的区别。

实际并非如此,好的心理咨询师都会说要以排除器质性病因为先,如何做?咨询师是做不到的。而精神科医生的工作中对精神障碍的鉴别诊断,排查脑占位,感染,活性物质影响等等。即使以上因素所造成的精神障碍也在精神科医生诊疗范围内。

而咨询师知道和想到并不容易,这并不是没有医学知识的咨询师所擅长的,所以差距并不仅仅是处方权。

之前知乎有个问老年抑郁症的话题,很多位咨询师作答表示对老年抑郁症的关心,对空巢老人的同情,甚至列举一系列方案。不过,那个提问的老太太是重大手术后缄默,违拗,拒食。这是必须优先考虑器质因素的。

谈到心理咨询师,我记得知乎某心理大V的一句话,心理咨询师由劳动部管理是最坏的结局。所谓心理咨询师证,也基本是个笑话了。行业缺乏规范,鱼龙混杂,但这并不代表很多心理咨询师不行。

新规划的心理治疗师是由卫生部发证。我记得精神卫生法上治疗师资质是医学,教育心理学背景可以考取。实际目前好像只有医学背景能报,不知道为什么。也许规范后会有更多科班出身的心理学专业的取得心理治疗师吧。

对于精神科医生做心理治疗,很多咨询师多有不屑。但是精神科医生并不是只有心理治疗,面对的是很多疾病的诊疗,心理治疗并不是精神科的全部。而现在的趋势,精神科中有一部分正向专项心理治疗师发展,他们有执医,有精神科知识和经验,有心理受训,可以发展成心理医生。当然其中一部分更是放弃了处方权,一门心思心理治疗。所以不用过于“担心”精神科医生做不好心理治疗。

做一个粗糙的比喻,精神科医生和心理治疗师,就像骨科医生和理疗师。后者对于扭伤复健专长,前者对于骨折手术专长,但一个理疗师做不了骨科诊断的事吧?骨科医生或许会理疗的手段,有的也擅长,但多数还是需要靠理疗师。

精神科医生和心理治疗师应该是合作的模式。

国外的模式不就是以精神科医生,心理医生,志愿者,护士等组建治疗团队。由精神科医生评估诊断,需要心理治疗的转心理医生。需要咨询的转咨询师。貌似是国内一直处于一个畸形的状态吧?这也与国内并没有心理医生这个职业有关?大多数咨询师非常乐于被称呼心理医生,可惜医生这个称呼的责任不是那么好担的。

至于心理咨询师,据说国外有婚姻咨询师,就业咨询师等等,和心理咨询相关么?

胡言乱语扔转头,见谅。

【洪权的回答(0票)】:

提出一个客观问题。治疗率知道是多少码?30%不到。心理咨询等于一群外行跟病人玩一种对话游戏。关键在于心理技术自己都不知道要治疗什么。

【Narcissus的回答(0票)】:

我觉得首先明确资质吧,咨询师现阶段没有很高的门槛,心里治疗师必须总有临床的中级职称以后也就是主治医师才能报考,还有就是精神科执业医师,我们当年培训精神卫生法的时候是这么划分的,咨询师只可咨询,不能诊断及治疗,治疗师可治疗,不能诊断,医师可从事诊断,处方的开具,心理治疗及咨询,但咨询和心理治疗做的不如前面的专业,我觉得它更加明确划分了职责和界限,而并非限制发展,更好的保护了这三种从业人员的执业安全,省得出问题的时候扯皮,因为毕竟准入门槛在那里,基础摆着呢,而且我认为有些心理技术既可叫咨询又能叫治疗,自己拿捏好了就行,而且你搞基础研究的时候没有人会在意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吧,但是你面对人的时候你就要端正自己该怎么做了。

【李龙勇的回答(0票)】:

我想问,为什么我的网友说我有时说话挺正常的,但有时说话神神经经的,有的时候我也感觉为什么我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原文地址:知乎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