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如何评价世界范围内的全球化退潮现象?

2017-03-13 12:32:44来源:知乎精选

话题: ,,,
载入中...

【冯路的回答(577票)】:

这个问题早就有人预见到了2016 年有哪些让你深受启发的经济学论文?,Dani Rodrik在2000年就指出,尽管全球化(在当时看来)势不可挡,但内在地蕴含着危机,根源在于全球经济一体化与全球政治上层建筑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Rodrik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全球化三元悖论”,即即经济一体化(或者说全球化)、民主政治和民族国家难以同时兼得,最多保证其二

如何评价世界范围内的全球化退潮现象?

简而言之,经济全球化要求各国采取削减贸易壁垒,统一税制与监管,开放资本流动等一体化措施,这会对国家主权造成威胁;如果要在保证各国主权完整的情况下强行推进全球化,当国内部分群体利益受损时,只能牺牲这部分人的利益,而这又违背了民主原则;保证民主与主权完整必然会使全球化放缓。简而言之,经济全球化要求各国采取削减贸易壁垒,统一税制与监管,开放资本流动等一体化措施,这会对国家主权造成威胁;如果要在保证各国主权完整的情况下强行推进全球化,当国内部分群体利益受损时,只能牺牲这部分人的利益,而这又违背了民主原则;保证民主与主权完整必然会使全球化放缓。

Rodrik在《全球化悖论》一书中进一步阐释了这一思想:全球化的经济需要全球化的治理。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欧洲经济网络VoxEU.org就如何解决全球金融系统不稳向著名经济学家征求意见,得到的大多数回答是由某些国际性的技术官僚出面实施严格的国际法规:一个国际性的破产法庭、一个世界金融机构、一个国际化的银行法、一个全球性的最后贷款人等。克林顿时期的商务副部长杰弗里·加藤一直主张建议一个全球性的央行,经济学家莱因哈特和罗戈夫也曾提出要设立一个国际性的金融监管机构。但问题在于这些全球性监管机构和国际性质组织从那里获得授权呢?谁来监督他们呢?全球性治理的最大弱点是他没有一个清晰的问责关系。一个国家里,选举是政治权力的最终来源(注意:这在我国也适用,至少从法律上),但全球性的选举产生的问责制又不现实。

缺乏一体化治理的经济一体化必然蕴藏着危机,欧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欧盟的一体化程度很高,拥有统一的货币与货币政策,但缺乏统一的财政政策,这种跛脚的治理体制在金融危机中不堪一击。如果是中国这样统一的国家,可以通过转移支付从富裕地区调拨资源到贫困地区实现均衡发展(如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等),但在欧盟,危机中受影响较大的国家(希腊、西班牙等国)难以获得及时救助,而又无法将自己的货币贬值来快速提高竞争力,结果就如大家现在所看到的。

全球化的治理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行不通的,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是行不通的,追求超级全球化是徒劳无功的,全球市场影响范围的大小一定要受到治理范围的限制。

【王海的回答(720票)】:

全球化的本质是追求世界资源的最优配置,这个终极目标是没有错的,有几个答案没有太抓住重点。现在的情况是典型的囚徒困境,所谓的全球化只搞了一半,各大国就开始互相使阴招。

中国一直用贸易保护主义保护自己的弱势产业,比如汽车产业文化产业。同时利用自己的优势产业获得国际贸易的优势地位。美国一直对华禁止高科技产业的输出,同时禁止中国资本进入美国市场进行并购。

理想的全球化下,这些东西都不该有,然而现在是谁让步谁吃亏,我降低关税了,你依然科技封锁,那我吃亏吃大了,所以就形成了无法解决的矛盾。

所以反全球化是合理的诉求。这种只有部分资本和技术实现全球化的半吊子全球化,只有特定人群得利。比如美国的高科技企业和金融业,中国的低端制造业。

剩下没得利的人群,自然要进行严厉反击。然而他们既解决不了这个囚徒困境(毕竟损失的是自己,得利的是全人类),也达不到理想中的全球化(如果绝大多数劳动力能全球化与同样全球化的资本议价,国家恐怕也消失了吧),只能退而求其次打出反全球化的七伤拳(我只管自己利益)。只不过制造业受损伤害的是广大底层人民,所以问题先在美国爆发。

中国封禁外国出版物和文化产品,高关税这就是典型的反全球化。难道这些东西没有伤害吗?高校科研受阻,文化产品匮乏,买辆汽车价格是国外一倍多,这都是半吊子全球化的恶果。然而完全不保护本国工业,美国也不会大发慈悲解除对中国科技和资本的限制,更不会允许找不到工作的中国工人去美国打工,那为什么只让我吃亏?

反正全球化和反全球化斗了那么多年了,谁进谁退都是自然的。没必要扯上什么你国药丸或者我国崛起,这就有点过于上纲上线了。

-------

我写这篇回答的时候,这问题下全是阴谋论和“崛起党”“药丸党”互撕。

我看不下去就写了这么篇回答,论证不是很严谨,只是凭基本的经济学原理答题。没想到把这个问题带火了。

现在排名第一高票@冯路的回答更完整。我权当抛砖引玉。

【万金油的回答(143票)】:

最初推动全球化时,经济学家是这样教育大家的:全球化有利有弊,但综合来看,利大于弊。这么多年过去了,欧美国家的底层终于发现,经济学家没有骗人,但只说了一半实话。的确是利大于弊,但利的大头被顶层得到了,弊的大头却留给底层老百姓了。

【笑天轩主人的回答(59票)】:

看到高票答案都以一种阴谋论或者把国家人格化的思路来解释这个问题,尤其是麦托什先生的答案,比喻虽然通俗,但是完全没有解释全球化的逻辑,我不太满意,因此冒昧地尝试回应这个问题。水平有限,错误欢迎指出。

我们假设世界上只有两个体量差不多的国家,只生产同一种商品。甲国的资本相对更充分,称为富国,乙国的劳动力相对更充裕,称为穷国。

在没有贸易的情况下,两国分别决定自己的生产和消费水平,因为富国的资本相对充分,因此会选择采用更多的资本代替劳动力,因此劳动力的边际产出会比较高,一般认为工资水平等于劳动力的边际产出水平,所以富国会有比穷国更高的工资水平。

现在考虑开放贸易的情况。开放贸易以后,因为穷国的资本相对更稀缺,边际产出比较高,富国的资本会选择去穷国投资,同样的,穷国的劳动力也会选择向富国移民。这就降低了富国的劳动力边际产出,并提高了穷国的劳动力边际产出。显然,直到两个国家的资本和劳动力的边际产出相等,这种流动才会停止。和原本孤立的情况相比,通常情况下,开放的经济会产出更多的商品,全世界资本和劳动力平均产出会提高(讨论原因的话,涉及到生产函数的性质问题,此处不展开论述,这个结论有实证数据和文献支持,姑且接受它吧)。这就是全球化带来的好处,全球化带来了全世界的帕累托改进,这也是全球化前几十年狂飙猛进的最根本原因。

但是,这样的改进并不是完全公平的。在上面的讨论中,我们能够发现,原来富国的工人,在全球化以后,不得不接受一个低于原本工资水平的收入,也就是说,富国的工人在这样的背景下,实际上是受损的。这就是目前大部分工人阶级反对全球化的最根本原因,从英美政治光谱上来看的话,站在工人阶级立场上的科尔宾以及桑德斯也都是反对全球化的,这并不难理解。同样的,穷国的资本家在这个进程中同样受损,因此全球化情况下我们会观察到穷国的企业破产现象,国内当初大量国企的破产,部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事实上,上述结论并不需要劳动力和资本都可以自由流动,只需要其中之一满足就可以了。现实世界中,资本的流动性较劳动力强得多。而且商品实际上是异质的,有些劳动力相对密集的行业,比如衣服鞋子和包括空调、汽车等,大规模向穷国转移的结果,就是富国从事此类行业的劳动力失业。

前文说的是富国和穷国体量接近,假如穷国的体量比富国大得多,结果类似,但均衡点会更接近穷国的均衡点,也就是说,富国均衡的工资水平下降得更厉害,贫富差距扩大得也更厉害,逻辑上是一致的。

那么,怎么评价全球化的退潮呢?

首先,从全球的总社会福利角度考虑,全球化是有利的,那么退潮显然是一个悲剧;

其次,从穷国的角度考虑,全球化的退潮会导致其经济增长遭遇困难;

第三,从富国的贫富差距和劳动力状况考虑,全球化的退潮时可以理解的;

第四,从全球化退潮的现实状况考虑,我对全球化的退潮方式表示忧虑:我们观察到,全球化的退潮伴随着民族主义情绪的兴起,全世界的对抗性趋于增强。以川普等人为代表的反对者,似乎并不是站在理性的角度反对它,实际上,从我上述的讨论中,不难看出,川普式反对难民的行动对解决全球化带来的贫富分化问题是没有太大意义的,本质上还是应该对大资本(跨国企业)下手,煽动民族情绪而又解决不了问题,我很担心世界的前途。

最后,从个人角度,我认为解决全球化的问题在于解决转移支付的问题。假如能够对大资本的利得征收一个比较高的所得税,并降低底层的实际税负,全球化的“帕累托改进”是有可能惠及到所有人的。

反全球化/全球贸易协定有哪些经济学原因? - 国际贸易 - 知乎 这个问题下的大部分回答相比,我的这个回答只是班门弄斧,欢迎批评和指导,谢谢。

【Creamy络的回答(448票)】:

全球200多个国家,有几个发展中国家发展起来了?

全球化体系=全球剥削体系。

刨去发达国家,全球人均GDP不及个大列强几分之一,才5000。

世界基尼系数0.7。

最富的一批人富过N个国家GDP。

要是放在以前,巴尔扎克的小说这么写,都得扑街。

资本主义全球化好啊,资老爷和其豢养的亲戚一个国家,猪仔在别的国家,眼不见心不烦。

原来闹了经济危机,自己国拉稀住院了,现在闹了经济危机,QE,剪小弟羊毛,挑起战乱,让猪仔国吃屎。

但是指望剥削的比以前还难看,还不引起矛盾?没戏。

靠坚船利炮逼人不得不吃屎,管用吗?管用。

从大清到容克老爷,沙俄,不都爱这么玩么?改名叫liberal capitalism能改的了内核?

但是不管是人还是国家,被喂屎多了,总会烦。

总会有人想办法不吃屎。

而且就算“垃圾”国家,精英也是明白的。埃塞俄比亚那种地方的精英照样能对中国的非洲政策讲的头头是道,希腊经济专家各种演讲看得人瞠目结舌。

一边是不肯治肠炎,一边是不想吃屎,这游戏早晚得玩不下去。

中东难民逼的法国怎么难受了?

往利比亚送地狱快递的时候,想过吗?

为了整俄罗斯,整伊朗,继而整中国,把叙利亚弄进修罗道的时候,想过吗?

过一天叙利亚人的日子,爽吗?

法国菜好吃吧?这边吃法棍面包,那边把人炸的家破人亡。

奢华吗?绫罗绮缎,遍地血污。

当初吹白左,吹自由主义,融化别人民族意识,吸收人家精英,打开人家国门,让人家发展不起来,养肥了一批苏伊士水务的时候,想过吗?

靠剥削第三世界强行小确幸的时候,想过吗?

进口人家蜜糖的时候,吃的爽吗?

OK,现在进口的是愤怒了,又想关门?

极右好啊,小胡子好啊,这才是你们的本来面目,不是吗?

看中国不顺眼了?

想赶中国跑?

呵呵。

瓦森纳协定,好玩吧?工业革命百年的老底子,就是不卖给你,这叫自由贸易啊。

自由吧?把人家永远封锁进世界分工底层,各种科技玩意天价了卖,躺着对穷苦的第三世界耍小确幸。连几个代工地都养的飘眉放气了。

结果中国一边出口创汇一边进口替代,顶着反倾销爆出产能过剩,还往上搞自主研发,一个个把你们垄断产业打垮了,然后生产成本继续掉,倾销的更狠。偏偏中下层老百姓(非小资)生活质量还不停的长。

西班牙鞋业完蛋了,希腊造船业完蛋了,德国光伏完蛋了,非洲小确幸的殖民项目被打的满地找牙。

这时候知道喊中国不地道了?

中国有句老话,师夷长技以制夷。

呸。

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跪下当狗。

如何评价全球化退潮?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为富不仁,得恶报难善终。

如何评价世界范围内的全球化退潮现象?

【天涯明月刀的回答(35票)】:

@bluememphis 主要提的是全球化对一些弱势群体的不利影响,主要是成本由低收入阶层承担,而利益很大程度是由各国优势产业的从业者获得的(还不是所有中产阶级都获得利益了),这导致了严重的不平等问题。

Branko Milanovic写过一本《全球不平等:全球化时代的一种新方法》(Global Inequality: A New Approach for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信息量非常大,很大程度涉及了这个主题。他提出了以下几个著名的论点:全球1%的收入大大提升了;底层收入提升有限;除了中国人外的高收入国家的中产阶级收入停滞不前。

作者本身很有预见性的感知到了发达国家内部的抗拒力量——他认识到了资本流动、人员流动远远超过上世纪中叶,这使得当时风靡发达国家(如美国)并取得了巨大成功的再分配策略很难起作用,他甚至怀疑资本主义的持续性,推荐对他的著作进行了解。

其实全球化不仅仅是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很大程度也是发达国家互相之间的,发达国家自身占了世界2/3左右的经济产出,实际上是全球化的主力,像中国、印度、巴西的力量和发达国家比还差了很多。从典型的发达国家之间的组成的区域一体化组织欧洲单一市场来看,全球化实际上自身有很大的弊端,最大的弊端是商品一体化程度远远高于服务一体化程度。

举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英国,英国自身经济非常的强劲,经济增长堪比德国,不存在所谓的欧猪、懒人、福利等等问题,这种国家经济竞争力应该是非常强,至少在欧盟中肯定是首屈一指。而我们可以看到英国自身的出口组成主要是Products exported by the United Kingdom (2014)

如何评价世界范围内的全球化退潮现象?

英国最大的几个贸易部门是汽车(470亿美元)、黄金(370亿美元)、石油(230亿美元)、精炼石油(220亿美元)和药品(200亿美元)。总体来看英国出口的主要是能源、机械制品、化工制品和药品,主要是属于第二产业而非是英国强势的第三产业。

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 而在一月英国贸易部门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服务贸易的顺差(service balances)往往不足以覆盖商品贸易的逆差(good balances),这意味着英国服务出口方面的优势根本不足以弥补商品出口方面的劣势。

要知道英国的服务业比例大概是78.4%,第二产业比例大概是21.2%,如果不计算建筑部门,大概只有14.6%,英国的服务业规模要比第二产业大四五倍,而服务贸易规模却比商品贸易规模少的多。单单是英国的金融业部门就可以解释超过12%的GDP组成,也就是超过整个制造业的增加值,服务出口的规模却少之又少。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英国的绝大多数服务业根本没有参与到国家贸易之中,也就是说全球化是更加倾向于商品贸易的而非是服务贸易的。在欧洲单一市场中虽然四大原则中强调了服务和商品的自由流动,但是实际上仅仅实现了后者而非是前者,服务业出口的客观限制导致了欧洲的出口导向型国家占尽了便宜,例如北欧的瑞典、芬兰,中欧的荷比卢德奥都靠输出商品占了巨大的贸易便宜。在欧盟和加拿大最新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CETA中也有这种趋势,欧盟和加拿大除了大部分服务业和把部分敏感商品外都实现了自由贸易,金融服务和电子贸易方面是极少数参与贸易的服务领域,但是规模也可以预期非常有限。

服务业没有参与到国际贸易中有种种的原因,大多数服务业都是本地化的,无法转移,限制了贸易,此外还有语言等等的问题都限制了扩张。除了极少数例外像互联网行业的软件、印度的呼叫中心和外包中心,大多数情况下服务业都是无法参与贸易的。

像英国虽然有巨大的比较优势,但是其优势产业根本没有参与到国家贸易(例如金融业、咨询业、计算机服务),反而是没有比较优势的部门参与到了国际贸易之中。如果欧洲的服务是自由流动的,难么德国低效的金融体系毫无疑问会受到英国的巨大挑战,完全足以弥补英国所受的贸易损失,甚至于英国会依靠大规模贸易盈余作为手段,像德国一样摄取欧盟内部巨大的政治话语权。所以我很早以前就认为英国退欧不会导致经济衰退,因为英国经济的强势部门一体化程度很低,例如金融业里面一体化程度最高的部分是所谓的passporting的部分,英国可以利用这一优势在欧洲单一市场中的银行业进行竞争,而passporting推测也只能影响7-12%的金融业的增加值,即使失去了通行证,英国也仅仅会损失1%的GDP,这和占GDP比例高达21%的贸易规模完全是天壤之别。

这种现象不仅在发达国家之间中存在,像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也是如此,服务业贸易是很大程度上有限的。除了美国在这一领域有巨大的突破外,其他发达国家几乎没有取得服务贸易方面的成功,这也导致了发达国家在国际贸易中受到利益损害,所以全球化从形式上来说是不完备的,需要进一步完善。

即使是美国是已经是全球化中受益最多的国家之一,美国的服务业已经是服务流动全球化的最大收益者了,无论是欧洲、日本、中国、印度都深受美国互联网行业的“殖民困扰”,也有了巨大的反全球化力量。这不仅意味着全球化贸易需要更加倾斜于服务流动,还需要解决再分配的问题——如何使得获利部门的利益能更多转移到受损部门。在资本流动如此容易的今天这是非常困难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硅谷和华尔街的大规模避税问题,美国政府曾经试图用一次性减税的形式吸引海外避税资金回流,但最终效果非常差,绝大多数资金都被以分红形式流入高管手中,而非联邦政府所希望出现的用于投资。

另一方面,全球化退潮这个事情还是很难说的,虽然川普崛起、英国退欧。但是欧盟和加拿大的综合贸易协定依旧签订了;英国也要表示坚持全球化,“不与欧洲有政治联系,但是不代表没有经济联系”(英国构想的欧盟是一个经济联盟而非是政治联盟),并将印度作为自由贸易的突破口;欧洲也在积极谋求和印度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尤其是在英国之前完成)。这说明还是狠多人坚持认为自由贸易还是有利于经济增长,会对更多国民带来利益。

【师爷孙的回答(183票)】:

泻药。我们且就拿全球化退潮当作一个事实来分析。

早就有人指出,现在最坚定的自由贸易支持者,全球化坚定的维护者早就特么不是美国了,美国只是帽子给人扣的大,现在是中国。

全球化的情况下,工业门类越齐全的国家越是受益者,全球化提出的时候,正是这些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工业如日中天的时候。然而现在他们去工业化了。。。工业资本家早就是坟冢枯骨,一堆金融资本家在搂钱。

对于这种情况来说,维持全球化很不利,因为你无论怎么搂钱,都要花大价钱去购买各种国外工业产品,而且目前世界上工业门类最齐全的国家,是中国,五大流氓之一,金融资本家在没有工业托拉斯支持的情况下,很容易被这种大流氓制裁或者贸易战干垮。

所以无论是重新工业化还是不重新工业化,锁国都是好选择。

大清亡了106年,没想到列强也特么要往大清的路上走啊

【麦托什的回答(756票)】:

谢谢邀请,

知乎要疯了,老让我回答如此宏大的问题,

上午刚刚答了个中印比较,起手农工商没控制住走向,搞的太长,草草收了尾,占用大家timeline,有点不好意思。这次短说。

全球化退潮的根源,就是,

咱们的大中国。

具体的论证和数据,我不再一一列举,

我大体打个比方,便于大家理解。

最初的时候,地球的同学们吃饭,是分餐制,每个人吃闷头自己碗里的。

这叫小商品经济。

某一天,吃牛肉的土豪看隔壁,哟,你这个韭菜不错,壮阳,我拿牛肉换一点吧,然后开始交换。

这叫贸易。

后来,贸易增多了,大家干脆把自己的饭菜都放到大桌子上,大家相互交换着吃,吃的更丰富,形成合餐制。

这叫全球化。

后来,为了吃饭效率,大家制定了换饭菜的规则。

这叫关贸协定和WTO。

2001年,有个瘦子恬着脸想上桌子一起吃饭,

其他人觉得没什么,也就许了。

中国加入WTO。

没想到这个瘦子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胃口大身体好,没几年就长成二师兄,

满桌子160多号人,

2016年他一人吃下桌子的14%,体重占大家总体重的16%。

吃的多不是主要的,主要是把欧美姥爷们的份额快吃光了。

欧美的老爷们,

想吃吧,吃不过这个吃货。

想制裁吧,人家按规矩来的,没偷没抢没乱吃,长的胖因为吸收好,

想动武吧,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站起来比谁都高,满面红光,肌肉发达。

而且他还恬着老脸说,我吃的多,那叫全球饭桌引擎。

旧老爷们,看着饭盆子,饿的小脸蜡黄,宝宝心里苦,

就想自己吃,想回到分餐制。

这叫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现在刚好是这个程度。

等把饭盆子撤下去了,那才是全球化退潮。

【屠猪之枪的回答(41票)】:

其实很简单,西方国家赚不到钱了。在大航海时代后,西方一直是利用武力掠夺的方式获得廉价劳动力和财富。两次大战后,这种方式不行了。于是美国19世纪提出的门户开放,利益均沾的新模式在20世纪中期大行其道。也就是利用科技和贸易规则优势,用经济掠夺的方法去达到过去武力掠夺的目的。而中国这种奇葩竟然蹬着三轮利用几次弯道超越了西方绝大部分国家,这是西方国家没想到的。原本的掠夺者变成了被掠夺者,自然又要趋于保守,这实际上是个循环。中国历史上也是如此,明清开始都很开放,中期开始就保守,最后消亡。

【思密达的回答(3票)】:

其实对于全球化的反抗一直都有,很多发展中国家都反感全球化,只是最近一年推动全球化的西方国家都开始趋于保守了。

主要还是经济上的问题,08年美国造成的全球金融危机造成的西方世界的普遍衰落

原文地址:知乎

【上一篇】
【下一篇】 没有了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