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如何克服「习得性无助」?

2017-03-14 12:31:05来源:知乎精选

话题: ,,
载入中...

【KY教主的回答(3690票)】: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王菲这句经典的歌词,是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的经典心理表现。

可能你或者你身边的人正在经历这样的体验:发现自己努力了很久,但却始终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因此,你们开始感到无力抵抗某种“影响命运的力量”。当你开始相信这种“命运”,便会开始觉得虚无,不再乐观,仿佛一切努力都是无益的。

如何对抗这种虚无的悲观感?又或者,如何帮助身边有这种习得性无助的人?这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问题。

什么是习得性无助?

20世纪60年代,Martin Seligman经过动物实验,提出了习得性无助的理论模型:动物在先前的经历中,习得了“自己的行为无法改变结果”的感觉,因此,当它们终于置身于可自主的新环境中时,也已经放弃尝试。一直在笼子里被反复电击的狗,多次实验后,只要电击的信号音一响,即便实验者在电击前已经把笼门打开,狗也不会逃走。相反,它会在电击到来前就倒地不起,痛苦呻吟。本来可以采取行动避免不好的结果,却选择相信痛苦一定会到来,放弃任何反抗。这就是“习得性无助”。习得性无助就是这样一种被动的消极行为。

表现在人的身上往往是, 当一个人在某件特定的事情上付出多次努力,并反复失败,形成了“行为与结果无关”的信念后,可能就会将这一无助的感觉过度泛化到新的情境中,甚至包括那些本可以控制的情境。比如,你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处于孤独中,你就会渐渐认为孤独才是人生的真实,从而更加放弃与他人交流。

习得性无助受环境的影响最大。

一方面,一些极端环境会催生习得性无助。受虐待的女性、孩子和人质,是习得性无助的高发人群——他们已经接受了“尝试是无望的”这样的暗示。一个典型的表现是,当他们离开长期受关押、虐待的环境时,会因为无法面对任何事情(因为害怕可能的失败),而经历一段非常痛苦的适应期,无法正常生活。

另一方面,家庭的管教方式也有着很大影响。研究表明,过度管教、过度溺爱的家庭都会提高孩子习得性无助的几率。如果在上大学之前还不会自己洗衣服,不会做一顿简单的饭菜,或者在家庭的角色中,父母是经常说教、严加管制的(更像是老师),孩子在脱离家庭环境后(比如上大学后、就业时)往往会倍感无助。

在习得性无助的影响下,很多人会寻找外部的因素作为责备的对象。比如,会把自己期中考失败的原因,归结为没有足够的睡眠,或者是“老师是个混蛋”。他们也会责备自己,认为自己很蠢。

习得性无助很容易导致抑郁——当一个人不再认为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生活,觉得付出的努力与最终的结果无关,那么可能就会变得无助和无望。这里的抑郁,不仅仅指持续一段时间的普通的抑郁情绪,也包括更严重的抑郁症状。因此,习得性无助经常出现在对于抑郁症的临床研究中。许多抑郁症患者的表现是,当他们失败时,就会产生极大的挫败感,放弃尝试,产生“做什么事都是无济于事”的感觉。

总的来说,习得性无助理论具有三个重要因素:

为什么我们会感到无助?

习得性无助的人,往往在归因方式上存在问题。这是1978年,Seligman和他的学生Abramson和Teasdale进一步补充修正无助感理论得出的。

归因是指,人对自己和他人的行为过程,作出的解释和推论。当个体经历了失败或挫折时,会有不同的归因风格:例如,失败是由于内部的自身原因,还是外在环境造成的;导致失败的原因是稳定的,还是不稳定的;导致失败的原因是普遍的,还是个别的。

研究表明,抑郁症患者更倾向于采用这一解释风格:将坏的结果归因于内在的、普遍的、稳定的特质。这三种角度被归纳为“3Ps”:personal/pervasive/permanent. 了解以下这三个角度,也会帮助具有习得无助感的人们走出自己的心理困境。

内在(personal):他们容易将自己投射到问题上,认为什么都是自己的错。——会降低个体自尊。

普遍(pervasive):他们认为问题不仅仅是问题本身,而是影响到生活中的每个方面。——这使得失败的影响会泛化。

稳定(permanent):他们认为,问题是不可能被改变的。——使得失败产生更长久的消极影响。

这种归因方式的一个典型情境是学业困难。那些成绩不好的、无助的儿童更容易采取内在的、普遍的、稳定的归因(如自己的学习能力不足,而这种能力是无法改变的),而非外在的(某次考试比较难)、个别的(仅仅不擅长某科)、不稳定(这次没有认真复习)的归因,他们报告了消极的感受,同时预期下次也会做的很糟糕,采取了无用的策略,并反复思考无关的事情。一次失败会让他们觉得要垮掉,然而之前的好成绩则对他们不产生影响。

20世纪80年代之后,无助感理论又有了新发展,即无望感(hopelessness)。与无助相比,无望感涉及到对整个未来的消极预期,以及随之而来的反应。

我们之所以能够且愿意付出努力改变我们的生活,是因为我们抱有一个信念,即“我们的行为会产生特定的结果,掌握这其中的联系,可以让我们在未来通过行为达成目标。如果这一信念遭到了破坏,我们就失去了控制感,产生“怎么努力也没有用”、“自己希望的结果不会发生”的预期,可能会使我们不再采取行动以改变这种情境。更糟糕的是,对尝试和努力的放弃可能导致我们的预期成真,从而导致恶性循环。

此外,人们不一定只会从自己的经历中习得无助。这种情况被称为,替代性无助。替代性无助是指,人类可以通过观察另一个人的行为得到的结果(如受到奖励或惩罚)而进行替代性学习,同样的,人并不需要直接体验不可控的事件,只要观察到发生在其他人身上的不可控事件、无助效应,也会产生习得性无助。目睹父母的婚姻困难的孩子,即使从未经历过恋情,也会有习得性无助,认为自己无论如何不会得到圆满的感情。

群体性无助是另外一种情况。Simkin、Lederer与Seligman的研究曾发现,让某个小群体作为一个整体来完成无法解答的问题,可以使整个小组产生无助感。接下来,如果让他们接受下一个任务,会发现他们被本来可以被轻易解决的问题难住了。所以有时,一群人并不会帮你更好的解决问题,反而可能抱团无助。

如何对抗习得性无助?

首先要说明的是,我们并不建议随意对号入座。如果曾经历比较重大的创伤应激性事件,或者担心自己有抑郁症,建议优先寻求专业诊断和帮助。

前面说到,危机可能会造成习得性无助,但也可能有好处。有的时候,当面临巨大的危机时,人们也有可能自动走出习得无助感的枷锁。这有点像,重大危机下,人被迫为了生存激发出突破自己的潜能,不得不相信过去不相信的事。

根据研究者的报告,重新进行归因训练认知干预可以有效改善习得性无助。在心理咨询和治疗的临床领域,CBT(认知行为疗法)也经常被用来治疗抑郁症和改善习得性无助状况。

而面对日常生活中的无助感,下面一些小建议可能会帮到你:

1. 检查自己的归因模式,即,我们是不是错误地提前将自己判了死刑?并将一时的困难夸张成永久的困境?

2. 不要轻易说“不可能”,给自己一个尝试的机会。

3. 先着眼于完成小的任务,那些微小的抵抗。在取得小的进步和成绩后,及时用它们来激励自己,及时庆祝自己每一个微小的胜利。切身体会到“自己真的可以做到一些事情”本身就是一种鼓舞。研究者曾在监狱、收容所的实验证明了这一点。当收容所里的人连选择睡哪张床、吃什么样的食物的权利也没有的时候,他们找工作、找房子的愿望就会进一步降低。而当他们在一些事情(哪怕是极小的事)上也能有选择、担负责任的时候,就能够逐渐完成更大的任务。

4. 有时候,让我们无助的,仅仅是无助本身。压倒我们的,往往是一种抽象的感觉。当我们满心都是“我完蛋了”的念头时,也许我们可以将它具体化一些,比如“我具体遇到了什么事情,让我感觉很糟糕”,这样,我们就可以问出下一句,“现在这个情况下,我还可以做些什么?

对于习得性无助,我们应该勇敢地正视自己的内心,并且骄傲地战胜它。除了死亡本身,你的命运并非无法抵抗。伟大的诗人里尔克,曾在他的书《给青年诗人的10封信》中提到,“我们所谓的命运是从我们内部走出来,并不是从外边向我们走进。只因为有许多人,当命运在身内生存时,他们不曾把它吸收,所以他们也认不清有什么从他们身内出现。”习得性无助就是我们体内产生的命运,看清它,我们就能从中摆脱。

所以当悲哀发生时,不要沉溺于无助。悲哀往往是一些新事物进入我们的生命的时刻。这些新事物会改变我们,从而改变我们未来会发生的事件。习得性无助可能真的会让你的一生一事无成,但摆脱它却能让你变成一个强者。希望今天的文章能对你有所帮助。

以上。

------------------------------------------------

原文首发于:让你一事无成的魔鬼 | 习得性无助

实习生Yuki对本文亦有贡献

“KY教主将于近期停止更新我们已经搬家到机构账号KnowYourself - 知乎欢迎关注新号KnowYourself - 知乎查看更多相关文章及回答

Reference

Seligman, M. E., & Maier, S. F. (1967). Failure to escape traumatic shock.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74(1), 1.

Peterson, C., Maier, S. F., & Seligman, M. E. P. (1993). Learned helplessness : a theory for the age of personal control.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Simkin. D. K., Lederer. J. P.& Seligman. M. E. P. (1983). Learned helplessness in groups. Behaviour Research & Therapy, 21(6), 613–622.

Abramson.L. Y. Seligman. M. E. P.& Teasdale. J. D. (1978). "Learned helplessness in humans: Critique and reformulation". 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 87 (1): 49–74.

【李晓煦的回答(20票)】:

本题下绝大多数回答都无视了 Seligman & Maier (1967) 原始实验中的「挣脱(Escape)」组结果。习得无助实验有个基本事实特别反直觉——并不是电击虐待次数越多越习得无助;其中的「挣脱」组正好相反,电击虐待次数越多越能疗治无助。Seligman (1993) 专著中的术语称为「免疫(Immunization)」,我觉得称为「习得自助」更好。

实验设计的第一阶段,两组狗精确配对,每对狗分配同一套电路,电击虐待的时间完全一致。机关在于,这一对狗分配到挣脱组的那只,可以通过挣扎触发开关中止它(以及它的配对伙伴)所遭受的电击;与它配对搭便车的那只狗,文献原文标签为「共轭控制(Yoked Control)」 组,它的挣扎与电击中止无关。这两组狗都是实验组,只是实验条件相反。第三组狗文献原文标签为「通常意义的控制组(Normal Control)」,在这个阶段没有被电击虐待,作为对照的基准。

如下图,在第二阶段的电击跃栏跳脱测试中,左半笼底电击,一些狗跳脱到右半安全地带,剩下的狗伏卧受虐,伴随抑郁症状,文献称为陷于「无助」。与之相对的正常跳脱机能不妨称为「自助」。Seligman & Maier (1967) 报告了这样的数据——

如何克服「习得性无助」?

  1. 调整电击的强度,让基准的控制组的狗「自助」跳脱的比例刚好为7/8,另外1/8 的狗陷于「无助」未尝试跳脱;
  2. 同样的电击强度下,发现挣脱组的狗全部跳脱,从基准组数据推断,挣脱组原先占1/8的「无助」狗在第一阶段实验中 100% 全部转化为「自助」狗,我们不妨称这个干预效果为「习得自助」,在表格中标记为√;
  3. 同样的电击强度下,发现共轭组 6/8 的狗陷于「无助」。从基准组数据推断,共轭组原先占 7/8的「自助」狗有 5/7 ≈ 70% 的比例在第一阶段实验中转化为「无助」狗,文献称这个干预效果为「习得无助」,在表格中标记为×。

不同的团队作了上百次重复,尝试了各种物种、电流、躲避规则,各种文献报告的定量结果虽有出入,定性结论高度一致。

从实验结果可以获得启发——应当用「习得自助」从行为层面干预,克服「无助」。对人类个体而言,比较容易想到的是,选恰当的渐进性任务,用日积月累的可见实绩,习得自身努力与处境改善之间的联结。有点不容易想到的是,如果有一种被虐的情境,能被个体自身的努力能有效舒缓中止,这种自虐就不会习得无助,相反还可以疗治无助。这句学术狗话译为人类语言,其实就是大白话:锻炼!最日常的经验就是「跳起来刚好够得到的」体育竞技。如果推及育儿中的体罚,还会有一些政治不够正确的科学结论,写出来会被撕、要掉粉...

Seligman 以行为学从行为主义到认知主义的变革推动者自许。在认知主义的方向上,习得无助学说进一步发展为「习得乐观」,具体说就是 3P(Personal自身的/Permanent持久的/Pervasive普遍的)×顺境/逆境,得到六个归因倾向分值。顺境下如果倾向归功于自身、持续、普遍有效的美德/优势/特性,有助于再接再厉。逆境下归因于外部的,临时的,特定的因素,有助于屡败屡战。

再接再厉很好,但是屡败屡战就不同。实验数据很明白,70%左右的屡战屡败者习得无助。认知主义的潜台词是,作思想工作讲道理可以干预行为。就我所见,习得无助更应该归为「联结的习得 (Associative Learning)」 而不是「认知的学习 (Cognitive Learning)」。

值得关注的是,认知主义已经有一个向「联结习得」方向的回归思潮,代表学说是Jonathan Evans, Keith Stanovich 和 Daniel Kahniman 的「快思-慢想」双系统。把逆境的归因从自身的、持续的、普遍的因素,转向外部的、临时的,确定的因素,这个干预通常通过「慢想」达成。然而「无助」是「快思」层面直觉的认知。行胜于言,「慢想」适用的决策主要是低频率的环境安排、任务选择;环境设定之后,任务的实际进展直接在联结习得层面改变「快思」;「快思」再作用于高频率的操作行为。与「慢想」的低频间接干预相比,「习得自助」是更直接有力的持续干预。

以上这段第一次读可能有点困难,来点具体的例子。你可以打印文献不带电脑手机去图书馆,也可以全副武装手机、Pad、Mac 去谈笑风生的研究生公共办公室。这个决策就适合通过「慢想」作出克服「快思」的反直觉抉择。不过话说回来,所谓抉择,如果高频复现,大多数人更多时候是做不到。能在干正经事的时候不去看微信的人少而又少,「干正经事的时候不带手机」不仅是「慢想」的自由选择,而且是「慢想」剥夺「快思」自由选择的抉择。

真正能让习得自助落地的是 Clifton 的「优势心理学」。基于人格测评坚实的实证研究数据,优势心理学鼓吹扬长避短,反对弃长补短。从习得自助的角度很好理解:扬长避短就是再接再厉习得自助;弃长补短容易屡败屡战习得无助。Clifton 最有影响力的工作是人格优势测评工具研发,其产品大规模占领500强企业主流市场。以 Facebook 为代表的硅谷先进生产力对 Clifton 的理念高度认同、全方位应用。正是 Facebook 前员工 @覃超 同学,把这个学说安利给了知乎用户早期用户群体。

翻开Seligman 代表作《真实的幸福》最核心的第二部分,多半内容就是 Clifton 人格优势测评产品的竞品,另一半也是同一学术思路在「美德 (Virtue)」测评领域的试水摸索。美国心理学会官网有这么段话,可见人生赢家 Clifton 在学界受尊崇的程度——

Another commendation went to Donald O. Clifton, PhD, chair of the Gallup International Research and Education Center, for his lifetime achievements. In "living out the vision that life and work could be about building what is best and highest, not just about correcting weakness," the commendation says, "he became the father of strengths-based psychology and the grandfather of positive psychology."

—— Clifton 是优势心理学之父、积极心理学的祖父,不知 Seligman 再被尊为积极心理学之父是否开心...

写《创业史》但不是搞互联网创业的那位柳青写道:「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Clifton 的人格优势测评工具最适用于高考报专业、大四找工作的紧要几步,而 Dweck 的「成长心理定势」却可谓「人生漫长道路」时间的朋友。Dweck 发现,自我的心理定势 (Mindset) 在自信(或曰自作聪明)维度有两种极端:相信自己的能力是确定的—— 相信自己的能力是易变的。

如何克服「习得性无助」?

不少人有自信但先入为主地相信自己的能力已经给定,成功证明能力、失败证明无能。这一种自信喜欢大处着眼,不屑小处入手,期望一挥而就出精品,目标设定高门槛,越到 Deadline 自信越容易突然滑落,往往提交的作品就是抱佛脚的第一稿。从习得无助的角度,他们倒不是屡败屡战,而是期待一战而胜,往往不战而败。

另一类人的「成长心理定势」自信类型与之相反。他们相信的不是自身能力已经很高,而是相信自身能力随着努力的过程即刻改变。这一极端的人从大处着眼不妨碍从小处入手,期望三易其稿出精品,目标设定低门槛,以过程中的可见实绩持续推高自评。从习得自助的角度,他们是以小胜谋屡战、以屡战获屡胜,正是典型的习得自助。

广告:

延伸阅读:

【胡阿福的回答(38票)】:

首先,请不要给自己贴标签,

习得性无助是一种非常难以克服的状态,基本个体都是在长期且重大个体无法克服的事件后才形成的,现在大部分的人只是消极懈怠的生活态度,离习得行无助差的远好么。咨询中一旦碰到习得行无助,再利害的咨询师都要经历很长的时间去做认知矫正和行为矫正,不是你对着概念一看觉得自己是就真的是的。

再者,习得性无助,这种行为学实验里是大量反复才能造成的问题,真的不是个人克服一下就能解决的问题。

如何克服「习得性无助」?

在此贴上百度百科里面对其矫正的策略,一般习得性无助的人是没有能力独自完成这些步骤的。

所以,题主你不一定是习得性无助,你可能只是消极,这个可以自我调试,如果你是习得性无助,我真的建议你去寻找专业的咨询师。

【苟渝的回答(29票)】:

习得性无助的产生源于没有被爱过,所以也就不知道该如何去爱。

爱是一种伟大的情操,对一个人或一件事付出爱,就表示愿意经受考验,为自己所爱承受改造自己的痛苦,从而使自己和自己心爱之物都变得更加优秀。

产生习得性无助的人往往没有足够爱他们的父母,他们的父母视自己的孩子为负担,认为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掌控,更不要说去帮助孩子了。所以在这样的家庭里,宣泄不满成为了家人相处的主要方式。没有人考虑过要去解决问题,只要一遇到问题就会压力大增,然后就是无休止的互相伤害。

习得性无助的人没有爱的支持,自我变得很渺小,内心的不安让他们认为这个世界是充满敌意的,即使当他们已经成长得具备足够的力量来解决问题了,他们依然倾向于用愤怒和悲伤来表示自己的无助,而从未想过要去触碰一下那些曾经让他们恐惧的事。因为他们觉得世界是有敌意的,所以他们要么会通过折磨身边的人来报复世界,要么会陷入无原则的妥协和付出,心中的恨让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爱。所以这种无助往往也会通过家庭教育向下一代传染,习得性无助的人的子女也陷入这种状态的可能性极高。

要克服习得性无助,首先就需要相信爱,先尝试去建立对一个人或者事物建立足够的兴趣,然后抱着一定会被伤害的觉悟,将这些伤害视为自己成长的养分。这就像练习骑车,如果你认为自己永远都不会,从而抗拒它,那么你就只能看着那些骑车的人,同时心里充满羡慕和不甘。但如果你把摔倒视为学习的必经过程,你就不会太在意这种痛苦,反而每一次摔倒,你就对这种痛苦越熟悉,你越会知道它其实没那么可怕,这种痛就会反过来成为你前进的坐标,让你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向目标前进着。

当心中充满希望后,人生也就没那么无助了。

【XxxxxM的回答(62票)】:

认清现实吧,运动。

我大学那会儿一直想背单词然后还打游戏(天天巨晚凌晨4点睡),一直明白这是种错误的生活状态,但也不改变就这么放任自己。毕业了发现了,自己的能力的不足,自己和那些优秀的人的差距,便开始背单词,看书(都是逼着自己来的)。没事睡觉前总结总结今天一天有什么不足之类的,并且规律作息。每天早上醒来,下午2点做锻炼,(跳绳,俯卧撑,仰卧起坐,在学校里的的时候是跑步,运动真的对人影响很大。一旦动起来你就明白了)。

最重要一点就是想到了立刻就去做,而不是想着我明天在做或者过一会儿在做。我觉得立刻行动很重要。

评论区有客官指正 不算习得性无助 非常抱歉在没有理解这种症状前就发出这样的答案 各位看过算过 不用点赞了 谢谢

【九年的回答(76票)】:

只有不断的生才能战胜死,这是我的想法,接下来讲故事。大学就读于一所层次很低的院校,所以09年入学的时候就打算考研究生,这个坚定的目标指导着我大学四年的生活,所以从大一开始,便认真钻研,听课不缺席,仔细做笔记,上课勤思考,课后有巩固。然后也获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绩,通过了英语四六级呀,获得了心理咨询师三级和二级咨询师,还有一种隐形的成绩,就是周围人对你的积极认可和积极期待。总之,我在大三下开始准备研究生的考试了,一年的勤勤恳恳,早出晚归。最后结果是,考了303分,院校要求是333分,差了很多。可惜这并不是第一次失败,大家可以去脑补我高中的状况,在最好的高中,勤勤恳恳,周围积极的评价,最后504分,进入二本二批次院校。两次失败并没有让我懂得习惯性无助是种什么感觉,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去获得这种体验。2014年,边工作边考研,为了考研,工作的确是不够尽力的,所以单位领导会有很多消极评价,考试结果是342分,不算低的分数,可惜呀,院校要求345分。这个时候,我真的绝望了,感觉人生都不会再变化了,我希望给自己一种解释,我相信了命运论,循环论。我感觉到了人生的无力感,我好像不行,我好像不可以,我不想再坚持了。整晚整晚的睡不着,吃不下,不敢跟人交往,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任何事都没有兴趣,办公室发生的事情都给我造成厌恶的感觉。因为是学心理学出身,所以我知道自己出问题了,好像掉进了一个深坑里,并且不知道这个深坑的底在哪,好想快点掉到底,掉的过程既有害怕,也有无所谓。要说心里没有一点力气了,彻底绝望了,要说生命已经没有一点活力了,其实并不是,不过也是只有一点点,并不多。这一点点,让我做了一件事,申请调剂。这其中的过程就不详细叙述了,反正是调剂上了。也不算很好的院校,不过我放松了,我可以重新开始,现在开学了,我在整理自己。回归正题,如何解决习惯性无助。习惯性无助的结果无非是抑郁了,自我效能感超低,得了抑郁症,产生社会退缩,并且这种无助感蔓延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也就是心理学所说的泛化,就像死了一般。那么我们需要解读一下这个“死”,在心理学里面叫死本能,所有破坏性的事情都认为是“死本能”,自杀,暴饮暴食,绝食,抽烟,酗酒,打架,都是死本能。这种死,如果一直发生,就是习惯性无助了。生死是相对的,怎样去应对这种死本能,那就是去做生的事情,我想,我用最后一点点力气去调剂,就是做生的事情。就像一场羽毛球比赛,连续输球,连续输球,连续输球,如果你去做死的事情,那么你就会放弃,你就会懈怠。如果你去做生的事情,那你会短时间内去思考作战策略,改变自己,来减轻死的感觉。接下来,写给那些已经“习惯性无助”了的人,去做生的事情,用自己的一点点力气。如果已经严重到没有力气了,请进行心理治疗,让星星之火燎原,然后再去做生的事情。生命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片面的。如果被抑郁狗咬了,狗咬住不放了,用自己那仅有的一点的不舒服的厌恶感,把狗赶走。第一次在知乎上面回答,也不知道自己的回答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请批评指正。

【负二的回答(38票)】:

完全克服习得性无助的最佳方法是暴力消灭实施迫害的客体(不一定要受迫害者来实施,由他人实施也可以)。

【laq是只仓鼠的回答(35票)】:

要跑不要战。

为什么非要战斗呢?为什么不去回避呢?为什么只有克服了弱点才算强者?

即便那弱点对之后的人生蛋用没有.

我不理解为什么要去克服习得性无助,而不是去做一些自己擅长的事情,不再去关心某一方面的失败和弱小.

……………………………………………………

我比如我大学数学不好,比如我三千米不及格。当时各种沮丧,在讽刺下几乎没什么活着的动力。

同学们一片热情,要帮助我战胜自己,帮我指定了跑步日程和学习计划。。。。。

很痛苦,没什么用,还有愧疚感。

然而有一天我突然明白了:我的目标很明确,而完成这一目标并不需要满分的高等数学和三千米⊙ω⊙

而理性的分析,我所擅长的能力才是我实现目标需要的。我方面A的缺失和我方面B没有任何关系。

于是我开心地做起了湿实验,不再去关心三千米了。他和我没什么关系,中二病不能当饭吃,没有什么好战胜自我,克服恐惧的。

总之,

1.当你不擅长一件事情时,想一下你是否真的需要他。不要在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消耗人生。

2.不要想着战胜自我,该从中二毕业了。该跑就跑,该逃避就逃避。

以上

原文地址:知乎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文章

热门标签